两年后再次拥抱到你。
 

想被你肆意的蹂躏,吞噬

然后擦擦嘴角的血

替你整理衣衫

 

Lord

上帝在看着一群信仰上帝的愚蠢女人,互相残杀,然后留下优胜的那一只。

上帝让女人迷失在信仰里,死在绝望里。

上帝不准女人走出这个牢笼,女人便画地为牢。

女人以死在上帝之手为荣。

 

纵使我有千般理智
一遇上你
顷刻间
那份理智便分崩离析
不顾死也不顾活

心如刀绞
何必?
可却拦不住自己

被套牢的人阿
最没出息

© |Powered by LOFTER